《家训品读》唯以清白遗子孙
来源:秦风网   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8/09/14

家训:古人所谓以清白遗子孙,不亦厚乎。

出处:南梁·徐勉《诫子崧书》

译文:古人所说的将清白留给子孙后代,不也是很丰厚的礼物吗?

品读:“察德泽之浅深,可以知门祚之久暂。”清廉质朴、上进有为的家风,如琼浆滋养着子孙,后代往往玉树兰芝;敛财贪赃、骄奢淫逸的坏家风,往往祸及宗亲,贻害无穷。

徐勉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南梁的中书令,正史中对他的评价是“居显位,不营产业,家无蓄积,俸禄分赡亲族之穷乏者”。他传承的清白家风,对子女的谆谆教诲,千载之下依然值得我们引以为范,追怀钦慕。在给长子徐崧的信件中,他追忆了先辈“清廉”的家风,都不曾提及购置产业之类的事,世代生活清贫。接着他又谦逊地表示,得到高官厚禄并不是凭借着自身的才德,而是归因于先辈廉洁勤俭的风范,自己只是继承了福泽。因此,徐勉并不购置经营任何产业,认为自己能够留下最丰厚的馈赠就是“以清白遗子孙”。

不仅是在书信中反复强调“清廉”家风的可贵,徐勉更是以身作则,践行着工作勤勉、任人唯贤、风清气正的高尚品格。在《梁书·徐勉传》中记载着这样两则故事:一是在梁武帝兴兵北伐时期,徐勉需要处理大量的军机文书,日夜劬劳,常常数十天返家一次,每次回去家中的一群狗都对他吠叫起来。徐勉也感慨:“我忧国忘家,到了这种程度。在我死后,这倒是可以写入传记的一件事。”二是在徐勉被任命为礼部尚书之后,掌握着官吏任免升迁的大权,严格地以“彝伦有序”的标准选官,朋友虞皓向他索官,他一口回绝“今夕止可谈风月,不宜及公事”。

反观现实生活,近些年查处并曝光了不少贪污腐化案件,常常是“受贿夫妻档,贪腐父子兵” 、“一人落马牵出全家”。亲情的温暖,本该对从政者起到正面的激励作用,推动形成好的政风,这些落马官员却因家风不严,对配偶子女放任纵容,亲属之间相互影响,以权谋私、借权生财,最后走向贪腐的深渊。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:“不少领导干部不仅在前台大搞权钱交易,还纵容家属在幕后收钱敛财,子女等也利用父母影响经商谋利、大发不义之财。”这不仅是家风的堕坏,更是政风的败坏;不仅殃及亲族,更是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,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。

古人云“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,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。”家风,是在子孙世代恪守下长期形成的家庭文化,是在血脉中薪火相传的重要财富。峥嵘岁月里,周恩来、朱德等老一辈共产党人都带头树立良好的家风,严格教育和约束亲属子女,让好家风成为真正的“传家宝”。

“人遗子孙以财,我遗之以清白”,是魏晋时期士大夫徐勉抱有的“本志”,这种信仰的力量,这种正向的价值观,历经一年五百年的岁月洗涤,也不曾褪色和过时。家庭作为社会的一个个细胞,牵连着祖国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。家庭梦想、中国梦想的实现,需要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的支撑,需要千千万万家庭传承正财富、凝聚正能量、培育正家风。


 

流量统计: 1308932

版权所有:中共西安市新城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安市新城区监察委员会

陕ICP备号13010065